云亿网

华泰汽车华泰b11 “圈钱”超130亿

日期:2019-10-10 来源:华泰汽车华泰b11 评论:

[摘要]华泰汽车张秀根父子忙质押圈地 “圈钱”超130亿来源:长江商报连续销量下滑、债价暴跌、净利巨亏,华泰汽车经营困境和系统性的资金危机已经凸显。然而,事实上,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,尽管车没卖出去多少,华泰汽车的实控人通过腾挪财技,譬如投资汽车项目...……

华泰汽车张秀根父子忙质押圈地 “圈钱”超130亿

来源:长江商报

连续销量下滑、债价暴跌、净利巨亏,华泰汽车经营困境和系统性的资金危机已经凸显。

然而,事实上,据长江商报记者了解,尽管车没卖出去多少,华泰汽车的实控人通过腾挪财技,譬如投资汽车项目在当地换来煤矿和土地等手法,收益丰厚。

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,华泰汽车三大生产基地和华欧德项目,共计为华泰汽车募得资金超130亿元。

而有2/3还是荒地的华泰汽车在鄂尔多斯的厂区,如今地价已经涨了8倍。至今,华泰汽车还与当地就6000亩市中心城区土地的产权纠纷及33亿安置费“扯皮”。

与此同时,华泰汽车2018年上半年报显示,华泰汽车通过质押子公司股权、房产土地、设备等,获得并已使用的银行授信高达196.84亿元。

200亿资金流向何处?长江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华泰汽车集团,均无人接听。

净利降243% ,张氏父子身家增62%

资料显示,华泰汽车创始人张秀根,2000年创建了华泰汽车,在2005年就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。

2018年,张秀根以138亿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37名。而2017年,张秀根财富仅85.1亿元,排行254名,仅一年身家增长62.2%。

然而,2018年华泰汽车业绩并不理想。华泰汽车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提供的财务数据显示,2018年华泰汽车实现营收181.8亿元,同比增长1.8%;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-16亿元,下滑243.24%。主要是公司本年度收购上市公司曙光股份形成的商誉减值21.56亿元所致。在销量方面,2012-2015年间销量逐年提升,2016年下滑,2017年突破了10万辆大关达到了13.26万辆,但2018年又开始直线下滑。

起起伏伏的销量,与张氏父子暴增的身价显得格格不入。

然而,即便华泰汽车不赚钱,张氏父子也“不差钱”。2017年年底,华泰汽车以31亿元借壳曙光股份上市,持有曙光股份19.77%的股权、以投票权委托的方式拥有曙光股份1.5%的表决权,合计拥有曙光股份表决权为21.27%,成为曙光股份的控股股东。

彼时,业内人士认为,华泰汽车拿下曙光股份志在新能源汽车市场。但在汽车观察员肖红看来,华泰汽车是传统车企,转型做新能源竞争压力很大,不排除资本运作的可能。

事实上,完成过户后,华泰汽车就将此5.28%的曙光股份股票分两次质押用于融资周转,剩余股份则是延期5次办理。在全部股份完成过户12天后,曙光股份就发布了大股东华泰汽车股权质押的公告,股权质押比例达持股数量的73%。

不过,与工厂停产停薪时间几乎相同的是,2018年10月,华泰集团将曙光股份所持有的1.33亿股被全部质押。同年11月底,曙光股份发布公告显示,大股东股份被司法冻结的公告,华泰汽车所持公司19.77%股份全部被山东高院司法冻结。2019年5月30日,最新公告显示,华泰汽车持有的曙光股份2000万元股份被冻结,冻结期限三年。

圈地募资超130亿:鄂尔多斯超70亿

股权出质、土地质押,华泰汽车靠此已成功募集超133亿元。

数据显示,华泰汽车集团(天津)有限公司2016年—2019年先后4次质押股权,累计出质股权数20.16亿元;动产抵押共4次,被担保债权数额累计达23亿元。按此计算,天津华泰仅此套现就达43.16亿元。

而在股权质押中,荣成华泰股权出质次数最多,2017年—2019年,有效股权出质9次,累计出质股权数达5.17亿股。土地质押9次共26.34公顷,获抵押金额5531.67万元。

天眼查数据显示,2015年至今,鄂尔多斯华泰共进行了4次股权质押,同时鄂尔多斯华泰还通过质押机器设备获得4.06亿元被担保债权数额。

除此之外,鄂尔多斯华泰又将土地进行了两次质押。质押土地面积为34.79公顷,其中包括9.93公顷工业用地,共获得抵押资金14.70亿元。

按此计算,华泰汽车通过鄂尔多斯华泰共募得资金超过18.76亿元。

此外,彼时鄂尔多斯华泰获得的两座煤矿,其中一个2008年华泰汽车已经变现套利7亿元。同年,另一座煤矿华泰汽车持股30%,与淮南矿业共同开发。

华泰汽车华泰b11 “圈钱”超130亿

但随后的三年,张宏亮与华泰汽车几乎淡出公众视野。直到2016年3月,华泰汽车首款新能源汽车iEV230上市,张宏亮(改名为“张智铭”)才以执行董事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媒体报道中。彼时的张宏亮野心勃勃地推出新能源汽车发展计划:华泰汽车在“十三五”期间将推出包括纯电动、插电式混合动力以及天然气三种动力类型的14款新能源车型。

而在造车领域,华泰汽车最近七年来从未完成定下的销售目标,产能已经严重过剩。

华泰汽车创办第五年(2005年),与韩国现代达成协议,争取到了圣达菲在华的“准生证”。在韩国现代的品牌背书之下,华泰汽车成为汽车圈的新贵。同年,华泰汽车以6000万元的代价拿下鄂尔多斯6000余亩土地建立汽车生产基地,当地政府还“配套”了两座煤矿。这一年,张秀根登上了福布斯中国富豪榜。

张宏亮出生于1984年,在2010年底华泰B11的上市庆典上,张宏亮正式对外亮相。2012年,经董事会批准,张宏亮被外派筹建华泰直营旗舰店,这是他亮相华泰后首个独立负责的项目。

但张氏父子仍在其中赚得盆满钵满。鄂尔多斯项目持有的其中一座煤矿于2008年作价7亿元转手山西普大煤业集团,另一座由淮南矿业持股70%。

当初张秀根父子对选择“自主开发核心技术”颇为骄傲。张秀根称,六速自动变速箱已有数家客户购买样机进行匹配试验,预计还需等待两年之后实现批量化生产。但远水难解近渴,按照当前的发展趋势,华泰汽车能否熬过两年还是个疑问。

事实上,华泰汽车已经进入到连员工工资都发不出来的境地。据媒体报道,华泰汽车的四个生产基地目前几近停滞。其中,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和荣成的生产基地全面停产,同时鄂尔多斯基地、北京华泰汽车总部存在拖欠员工薪酬的情况。

同期,国内银行对华泰汽车的综合授信额度仅剩余24亿元,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8%,而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29.7亿元。面对如此紧张的财务现状,张秀根将其归咎于“2017-2018年银行抽贷70亿元”。由此可见,早在2017年银行已经发觉华泰汽车存在经营问题,为规避风险才提前收回贷款。

尽管华泰汽车方面将此次股权变更解释为“家族内部的股权变动”,但外界仍认为它在释放一个信号:张秀根重回权力中心,老帅出马,扶大厦于将倾。因为华泰汽车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。

根据华泰汽车最新披露的2018年报,去年实现营收181.8亿元,同比增长1.8%;归母净利润-16亿元,下滑243%。而今天的这些困境,张秀根将其归因于华泰汽车的“战略失误”。

张秀根复盘华泰汽车发展轨迹的结论是战略失误。

华泰汽车拥有天津、山东荣成、鄂尔多斯三大核心整车生产基地,总产能达90万辆/年,以华泰汽车2018年的最终销量算,产能利用率仅13%。

华泰汽车持有的大量资产都处于冻结状态。其中华泰汽车作为大股东的曙光股份(600303.SH)5月31日披露,由于被申请财产保全,华泰汽车持有的2000万元股份被法院冻结三年。截至目前,华泰汽车持有曙光股份1.34亿股(占总股本19.77%)股份全数处于冻结状态。

事实上,华泰汽车在多地采取了与鄂尔多斯项目类似的打法,以项目获取地方政府资源和融资帮扶,并将厂房土地、设备等资产再次抵押融资。截至2018年6月31日,华泰汽车通过质押子公司股权、房产土地、设备等,获得的银行综合授信额度高达221亿元。

此外,华泰汽车所持有的天津华泰、鄂尔多斯华泰、内蒙古欧意德发动机公司、华泰汽车集团(天津)有限公司、华欧德、荣成华泰、天津恒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、曙光股份的所有股权,均已100%质押给银行。截至2018年6月31日,华泰汽车受限的货币资金、房产土地、设备等资产共计158.7亿元。

华泰汽车的权杖在公子张宏亮手中短暂停留之后,现又重新握在创始人张秀根的手里。

从2012年到2016年,华泰汽车的销量均在10万辆以下徘徊,2017年的13万销量给华泰汽车提振了信心,彼时的张宏亮董事长将2018年销量目标提高至20万辆。但去年累计销售约12万辆,同比下滑9%,仅完成销量目标的60%。

错过汽车“黄金时代”的华泰汽车迫切希望借力新能源在下一个战场收复“失地”。2018年公司对曙光股份的收购即是华泰汽车的转型之举。

然而,曙光股份离拉拽华泰汽车的“远大前景”还有一些距离。年报显示,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29亿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23%;净亏损1.3亿元,上年同期净利为3.2亿元。而曙光股份自从传出被华泰汽车收购后,股价一路下行,目前并无多大起色。

不过业内并不认同张秀根“战略失误”的说法,认为华泰造车是“醉翁之意不在‘车’”。比如鄂尔多斯的项目,华泰汽车承诺投资150亿元,并承诺2015年产业园完全达产,年产100万台发动机、100万台变速器、100万辆整车,完成工业产值2250亿元以及等额汽车零部件产值。十多年过去,华泰汽车工厂地价上涨数倍,华泰汽车的承诺却无一实现,鄂尔多斯工厂目前还处于停工状态。

而已经荒废的欧意德,从2014至今出质股权共计4次,其中2次出质股权总数额达2.12亿元。同时,从2015年至今,共有5次动产抵押,仅在锦州银行获得被担保债权数额就超过20亿。

在2014年-2016年的三年时间里,欧意德实施了5次土地质押,质押土地面积达59.64公顷,其中包括12.08公顷的工矿仓储用地,共获得抵押金额22.5亿元。粗略统计,欧意德在6大子公司中募集资金最多,共计44.62亿元。

按此粗略计算,华泰汽车在鄂尔多斯基地募得资金超70.38亿元。

同时,资料显示,位于江阴市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投产的华欧德变速器有限公司,也被华泰汽车数次质押,为母公司华泰汽车筹集到至少14.38亿元资金。

至此,三大生产基地和华欧德共计为华泰汽车募得资金超130亿元。

另据《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公司债券年度报告(2018年)》披露的发行人子公司股权受限情况,华泰汽车所持有的天津华泰、鄂尔多斯华泰、内蒙古欧意德发动机公司、华泰汽车集团(天津)有限公司、华欧德、荣成华泰、天津恒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、曙光股份的所有股权,均已100%质押给银行。

据华泰汽车2018年上半年报,华泰汽车通过质押子公司股权、房产土地、设备等,获得并已使用的银行授信高达196.84亿元。

债价暴跌,负债高达370亿

员工欠薪,汽车金融百万罚单、法定代表人被限制消费,华泰汽车债务危机引发债价崩跌。

截至发稿,天眼查中天眼风险显示,华泰汽车集团共有风险8022条,其中自身风险73条,周边风险高达7839条,预警提醒有110条。

由于债务危机,2019年年初,因债券“16 华泰01”二级市场交易价格发生异常波动,触发临时停牌。4月,华泰汽车表示,此公司债由“无担保”变更为“张秀根(华泰汽车创始人)提供无限连带责任担保”。

在鄂尔多斯,华泰汽车园被市民称为“钉子户”。根据当地转型发展规划,康巴什新区将由资源型城市转向旅游型城市转型。

2016年11月,鄂尔多斯市政府《关于华泰汽车集团康巴什厂区土地使用权回收相关事宜批复》文件显示,鄂尔多斯华泰表态,将严格按照康巴什新区政府审计整改意见要求,依法依规按时限做好土地、厂区搬迁等工作。但直到2017年,鄂尔多斯华泰厂地还未执行搬迁计划。

康巴什国土资源局在向东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未果后,将鄂尔多斯华泰告上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,要求其限期移交建筑、土地等不动产,办理资产移交手续,并支付共计7246.45万元违约金。但是鄂尔多斯华泰反诉要求33亿元的安置费,并要求进行4.8亿元的土地补偿。

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,双方并没有达成全面的拆迁补偿协议,由此引发的纠纷不是平等主体之间的民事纠纷,并不在法院受理范围内。一审后,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和鄂尔多斯华泰同时提出上诉,但二审维持原判。鄂尔多斯华泰厂区搬迁工作就此搁置。至今仍未解决。

此外,今年华泰汽车金融也遭行政处罚。2019年1月,天津银保监局对金融机构开出11张罚单。其中,华泰汽车子公司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,因“董事、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”及“库存融资贷款‘三查’不尽职”,被处以100万元罚款,包括董事长张秀根在内的2位个人被予以警告。同时,华泰汽车法定代表人苗小龙被列入“限制消费人员”名单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之前,华泰汽车集团刚完成两次股权变动。华泰汽车集团的股东原是张宏亮和张秀根,持股比例分别是76%和24%。股权转让完成后,华泰汽车集团的股东变成了张秀根和苗小龙(张秀根妻弟),持股比例分别是99%和1%。苗小龙出任法人代表。

财报显示,华泰汽车2018年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净额为20.6亿元和-5091万元,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28.99亿元。而截至2018年末,华泰汽车流动负债合计260.4亿元,负债合计375.66亿元。

在2018年上半年报中,华泰汽车表示,公司已发行债券目前存续64亿,其中50亿明年进入回售期、14亿明年到期,下半年公司继续寻求新的融资机会。

华泰汽车在2016年公开发行三期公司债,分别是“16华泰01”、“16华泰02”和“16华泰03”,金额分别为20亿、10亿和20亿元。2019年7月28日和10月26日,“16华泰02”和“16华泰03”将面临回售。华泰汽车2016年非公开发行的债券“16华汽02”(14亿元)也将在2019年的7月26日到期。

汽车观察员肖红认为,作为中国最早生产SUV的车企,特拉卡、圣达菲打开市场具备先发优势,但华泰并未将资金用于研发扩展产品。在汽车和房地产行业双双下滑情况,华泰汽车已错失行业发展红利,未来经营和资金压力堪忧。

天津华泰汽车车身制造有限公司厂区内,停放有近千台已上牌照的新能源车。

责任编辑:李昂

华泰汽车华泰b11 华泰汽车张秀根父子忙质押圈地

目前,华泰汽车集团直接控股或参股的公司多达23家,领域覆盖房地产开发、汽车及零部件生产、汽车金融等领域。2018年,张秀根以138亿元的身价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37名。

华泰汽车战略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,赶了个晚集。

出品 | 大摩财经(ID:damofinance)

而天津华泰工厂2018年下半年至今一直处于“半停产”状态,每月开工时间约3-5天,日产量30辆左右,个别月份整月停产。2019年春节之后,天津华泰再次出现拖欠工资情况,至今已拖欠3个多月。与此同时,天津华泰出现大面积员工离职,生产工人从2017年的约1000人至现在仅剩200人左右。

2018年12月,经华泰汽车股东会决议,张宏亮退出股东名单,其所持75%股权转让给张秀根、1%股权转让给苗小龙(张秀根妻弟,华泰汽车法人代表)。在此之后,张秀根持有华泰汽车99%股权,再次成为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。

曙光股份“远水解不了近渴”,庆幸的是华泰汽车前些年造车的同时还屯了大量商业用地,如今已飙升数倍。张秀根已经计划与华泰汽车的合作伙伴共同开发其拥有的商业地块。

而在其工厂大面积闲置的同时,2018年2月,华泰汽车南方研发制造基地再次落户株洲高新区,该基地预计投入40亿元,占地800-1000亩。业内人士质疑,株洲基地或将成为华泰汽车的下一个“鄂尔多斯”。

张秀根“复出”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华泰汽车负债累累。

华泰汽车强调的“自身的战略选择”是选择核心技术的自主研发。2006年,华泰汽车就将柴油发动机作为技术主攻方向,为此投入七八十亿元引进柴油发动机技术,但国家一直不允许柴油轿车进城,发展严重受限,华泰汽车前期高额投入未能获得相应回报。而华泰汽车后来自主研发汽油发动机车型批量投放市场时,国家已经开始鼓励新能源汽车。

然而,“老帅”张秀根放权仅一年左右,又收回了他的权杖。

曙光股份是以整车、车桥及零部件为主营业务的跨地区的企业集团,拥有“黄海”汽车和“曙光”车桥两大产品并已取得新能源汽车商用车生产资质。

大摩财经从华泰汽车2018年度债权报告中发现,截至2018年6月31日,华泰汽车已发行债券存续 64 亿元,其中,50亿元(“16华泰02”、“16华泰03”)于2019年进入回售期,14亿元2019年到期。

然而,二十年弹指一挥过,除了张秀根家族荣登富豪榜,华泰汽车成为中国“丰田”的愿景没能实现,却眼睁睁错过中国汽车业的“黄金时代”,沦落为一家边缘车企。

而“少帅”张宏亮则从此退出华泰舞台。天眼查数据显示,张宏亮担任股东的公司共有8家,其中7家处于注销或吊销状态,唯一处于“存续”状态的一家是位于江阴的华欧德变速器有限公司,张宏亮持股8.7%。而据媒体报道,经江阴高开区管委会现场调查,从2015年设备进场到现在,该工厂从来没有生产过,“车间外围的荒草有半人高”。

“老帅”张秀根的打算是,将华泰汽车旗下部分优质资产与曙光股份战略重组,不但可以解决后续发展的资金问题,还能实现华泰汽车借壳上市和进军商用车市场,可谓“一箭三雕”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

一年之后,33岁的张宏亮走到了华泰汽车的权力中心。不仅成为通稿中的“华泰汽车董事长”,而且在华泰汽车集团中的持股占比已经上升至76%(另外24%由张秀根持有),彻底将华泰汽车带入“张宏亮时代”。

除了拖欠员工工资,华泰汽车还存在多起拖欠供应商货款、工程建设公司工程款项等事项。裁判文书网显示,2013年至今,华泰汽车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涉及拖欠供应商或工程建设公司款项12起。

张秀根22岁退伍之后便以建筑业完成了原始积累,2000年从一汽集团手中收购了山东荣成汽车厂,成立荣成华泰汽车有限公司。

当时,张宏亮在华泰汽车集团占股在60%以上,作为华泰汽车的年轻董事频频接受媒体采访,成为集团对外发声的一个代表人物。根据父亲设定的路线,张宏亮在各部门学习历练,而他自己则打算用10-15年的时间,带领华泰汽车进入“张宏亮时代”。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s://www.gdyunyixue.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