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亿网

康得新集团公司怎么了 康得新洗牌董事会

日期:2019-08-11 来源:康得新集团公司怎么了 评论:

[摘要] (原标题:康得新大股东要洗牌董事会 罢免任职刚3个多月的董事长) 康得新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提议召开康得新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,并以此审议三项议案,包括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》、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侯向京先生...……

(原标题:康得新大股东要洗牌董事会 罢免任职刚3个多月的董事长)

康得新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提议召开康得新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,并以此审议三项议案,包括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》、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侯向京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》、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选举公司独立董事的议案》。

继6月6日在股东大会上否掉全部10项决议后,上市公司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证券简称:ST康得002450下称“康得新”)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再次“出招”。

6月18日晚间,康得新披露公告称,公司于6月17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《关于召开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的函》。

该函称: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上市公司851,414,682股,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4.05%,根据《公司法》及《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章程》提议召开康得新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,并以此审议三项议案,包括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》、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侯向京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》、《关于提请股东大会选举公司独立董事的议案》。

这意味着,任职刚过3个月,其董事长就被大股东提起免职。

今年3月初,康得新完成董事会换届,原董事长钟玉、原总裁徐曙等“老董事”全部离任,取而代之的是康得新“旧臣”肖鹏、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副总裁纪福星、“中植系”余瑶以及曾于“宝能系”任职的侯向京等人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同为新一届董事的“中植系”余瑶,并未在此次大股东提起免职的董事里。据康得新于4月29日披露的2019年一季度报显示,康得投资集团和浙江中泰创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康得新8.51亿股(占总股本比例为24.05%)和2.74亿股(占总股本比例为7.75%),分列康得新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,而中泰创赢与“中植系”密切。

6月6日,康得新在江苏省张家港环保新材料产业园晨港路85号行政楼会议室召开公司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。现场股东提出了“122亿资金去向”“21亿预付设备款虚实”“126亿子公司担保合理性”等诸多问题,而这些问题中不少已在2018年年报中由时任三位独立董事提出。

康得新集团公司怎么了 康得新洗牌董事会

公开资料显示,钟玉出生于1950年,高级工程师,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气工程专业学士、系统管理工程硕士研究生,今年已经69岁。

作为中国高分子材料的知名企业,康得、康得新所打造的碳纤维产业平台,已实现高端化、平台化,正在走向规模化。该平台包括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的高性能碳纤维、位于慕尼黑的康得新欧洲复合材料研发中心、康得新-雷丁欧洲汽车设计中心、康得复材有限责任公司的工业4.0智能化制造工厂。其中,中安信的高性能碳纤维生产线,目前已实现了工业级的T700、T800、T1000、T1100、M系列的稳定规模量产,康得碳谷项目正在山东荣成紧张建设中,投产后,可实现年产高性能碳纤维6.6万吨、高性能碳纤维复合材料3万吨,满足汽车、民用航空、风电、轨道交通、船舶等高端技术装备和民用领域的轻量化需求。这些为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震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康得新案的盖子要揭开了。

康得复材总裁谢富原认为,康得碳纤维生产体系中,T700、T800、T1000已实现稳定化生产,数据丰富并且可控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进一步将产品应用到民用客机上已日臻成熟。除了紧随国家的大飞机战略外,康得集团瞄准飞机制造领域的复合材料生产,也与处于快速发展中的民航业不无关系。

目前,康得新3月新上任的原独立董事陈东、杨光裕和张述华已分别于4月28日、5月13日和5月23日提出离职,而董秘杜文静和证券事务代表王山也相继于5月5日和5月17日提出离职,前四人均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不保证年报的真实性。

股东大会上,康得新副总裁兼董事侯向京表示:“在董事会努力之下,尽管公司爆雷是我们作为董事之前就爆了,但具体爆雷的原因是什么?雷是什么?是现任董事会挖出来的,我们是一个排雷者,而不是埋雷者。如果因为我们把雷挖出来,迁怒于我们,这个事情就是非颠倒了,没有是非了。”

此外,肖鹏也表示:“如果今天问我排干净了吗,不好意思,我还在努力中,整个团队都在努力中,我希望时间越短越好。”此外,其表示:“公司目前在有限财力的情况下,在做一点重点客户和拳头产品。为什么这么做?把种子留下去,留到证监会立案调查结束那一天,那个时候我们才能再出发。证监会调查还没出来,公司还有多少雷呢?在再出发的这一天的时候,就意味着我要对所有人说‘所有雷都排干净了’。”

此次股东大会共有《关于2018年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的议案》等10项提案,最终投票结果为无一通过。在获知所有提案被否后,股东大会现场有股民要求公司公开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的投票结果。在现场律师宣读完“表决结果合法有效”的见证意见后,负责监票的股民代表到公司工作人员电脑前查看,并用麦克风在现场表示“大股东全部反对;二股东前三项同意,最后一项同意,其他反对。”

在股东大会上,康得新现任管理层将“在北京银行122亿存款”和“预付中化赛鼎的21亿设备预付款”等两笔大额资金的去向问题的矛头均对准了大股东康得投资集团。为此,现场有股民提问“大股东康得集团到场了吗?”“大股东是不是要放弃投票呢?”。

肖鹏回应称:“您应该说的是纪福星,他昨天正式请假了。”

资料显示,纪福星生于1964年,金融学专业,硕士学位,历任工商银行总行营业部信贷二处处长、工商银行总行内审局直属分局专员、工商银行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副总裁、工商银行战略投资部董事等,现任康得投资集团副总裁。

康得新集团公司怎么了 罢免任职刚3个多月的董事长

大型客机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是一个国家航空水平的重要标志,是一个国家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标志,中国早已将国产大飞机定位为“起带动作用、标志性作用”的重大战略项目。然而,研制大型客机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,航空发动机、航电系统、高端材料等诸多航空核心技术亟待突破。

康得新会被强制退市吗?虽然目前st康得新已经结束了自己的连续跌停,但是危机四伏的它并不意味着它有投资的潜力,因为目前还有很多事没有调查清楚,所以它未来怎么办还是未知数,大家也非常想知道st康得新会股票退市吗。

康得新年报显示,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1.50亿元,同比下降22.38%;归属净利润2.81亿元,同比下降88.66%。年报另外提到公司账面货币资金153.16亿元,其中 122.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(行情601169,诊股)西单支行。

上述年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意见,同时公司新选的独董张述华、杨光裕、陈东对122.1亿元的真实性表示强烈质疑!而深交所近来也连续两次发函询问这笔百亿巨款的去向。

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

相关内容

编辑精选

copyright © 2017 https://www.gdyunyixue.com 云亿网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