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认为“凡瘟疫之流行,皆有秽恶之气”,“芳香之气,能避一切恶邪”。中医许多经典如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《肘后备急方》《温病条辨》等都有用熏香防治瘟疫的记载。

新冠肺炎是急性呼吸系统疾病,中医认为属疫病范畴,病因为感受疫戾之气。疫疠之邪多与湿气有关,辛温香燥的香药,多有芳香辟秽、健脾化湿的功效,可振奋人体正气,达到“正气存内邪不可干”的功效。

佩戴香囊

佩戴香囊、焚香熏烟是历史上中医经常用到的预防传染性疾病的方法。下面我们就分别为大家进行介绍。

提到香囊,大家一定会想到古装电视剧里女子送香囊给男子,以传情达意。实际上,在古代,香囊更多用来驱疫防邪。中药香囊源自中医里的“衣冠疗法”,是除中药、针灸、拔罐等方法外的另一种有效疗法。

现代研究认为,中药香囊里的中草药浓郁的香味散发,在人体周围形成高浓度的小环境,而中药成分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,芳香气味能够兴奋神经系统,刺激鼻黏膜,使鼻黏膜上的抗体——分泌型免疫球蛋白含量提高,不断刺激机体免疫系统,促进抗体的生成,对多种致病菌有抑制生长的作用,还可以提高身体的抗病能力。

儿童因其鼻黏膜上的分泌型免疫球蛋白含量较低,很容易患上呼吸道感染性疾病,因此最适合佩挂香囊。

沐香祛秽

中药药浴疗法的历史源远流长,早在《五十二病方》中即有记载。运用具有芳香气味的中药沐浴更能够发挥祛秽清洁的作用,如:李时珍《本草纲目·百病主治药·瘟疫》曰:“白茅香、茅香、兰草,并煎汤浴,辟疫气”。中药药浴疗法也是道家修炼养生之法,被称之为“沐香”“香汤沐浴”。《三皇经》有用五香汤沐浴辟恶的记载。

《避瘟方》载有煎汤沐浴祛秽避瘟的方剂,如“于谷雨以后,用川芎、苍术、白芷、藁本、零陵香各等分,煎水沐浴三次,以泄其汗,汗出臭者无病”。

焚香熏烟

焚香熏烟是中国传统香熏疗法,是中医古代传统的空气消毒方法,通过将芳香药物直接点燃,利用其产生的特殊气味,达到疾病治疗和养生保健的目的。《本草纲目》中就记载了民间百姓在岁旦或瘟疫流行时用苍术、艾叶烧烟以避邪气的风俗。现代研究也证实,苍术、艾叶能抑制或杀死空气中一些致病微生物。

焚香熏烟是外治疗法的一种,香药芬芳走窜,具有调理气血、燥湿辟秽、提升正气的作用。此外,香薰产生的令人愉悦的气味,可以起到调节情绪、陶冶性情的作用。燃香时青烟直上的场景,被认为是建立了人神交流的通道,在古代祝由术中对人有着强烈的暗示和安慰作用,是古代心里治疗的辅助手段。

古人焚香选用的中药种类丰富,常见的有白芷、苍术、艾叶、木香、沉香、檀香等。古籍记载了烧丁香避瘟、焚木香去恶气、烧降真香避天行时气等运用单味中药焚香祛疫的内容。

服香防病

芳香逐秽,宣解疫疠是疫病治疗大法,如《临证指南医案》载:“夫疫为秽浊之气,古人所以饮芳香,采兰草者,重涤秽也”。而未病之时,服用芳香逐秽之药,可起到未病先防的作用。刘奎云:“治法于未病前,预饮芳香正气药则邪不能入”。

《避瘟方》有大量由芳香药组成用来预防瘟疫的方剂,其中“福建香茶饼”一方很适合现代日常代茶饮用。方以沉香、白檀、儿茶、粉甘草、麝香、冰片等药共为细末,糯米汤调,丸黍米大,噙化,“能避一切瘴气瘟疫,伤寒秽气”。《辨疫琐言》中也记载了用于疫病预防的三味较易得,可供日常代茶饮用的中药,即:荷叶、省头草、芽茶。这三味药均气味清芳,可透膜逐邪。《本草纲目》载大蒜气味浓烈,可辟瘟疫。现代药理研究证明大蒜能够动物机体对抗细菌、病毒等的免疫应答,增强免疫能力。